CCTD中國煤炭市場網 |  2020-12-24 02:45 星期四

煤制油氣“戰略儲備”項目全線虧損

  “開發煤制油,對于填補供油體系空白意義重大。但隨著產業環境變化,原油市場面臨結構性過剩,來自石油化工的競爭加劇,一批成本較高、競爭力較弱的煤制油化工企業,將遭遇生存危機。”

  “經過10余年攻關,煤制天然氣行業已總體掌握成套技術,并能夠提供可復制、可推廣的天然氣補充供應方案。但目前,煤制氣面臨全行業虧損,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難,長此以往難以為繼。”

  在稍早前舉行的“2020(第九屆)中國國際煤化工發展論壇”上,國家能源投資集團總經理助理張繼明、中國大唐集團副總經理張傳江先后發言,直指煤制油、煤制氣行業面臨的嚴峻生存現狀。值得一提的是,兩位發言者所在的企業分別是我國煤制油、煤制氣行業的典型代表,均承擔著各自領域的國家級示范項目建設任務。

  作為國家能源戰略技術儲備和產能儲備,煤制油、煤制氣肩負保障國家能源安全重任。但面對當下的發展困境,投入巨資建成的項目不得不轉產其他產品,部分已獲批項目也不得不放緩建設節奏,有的甚至已經處于停建狀態。多位專家強調,若沒了項目支撐,煤制油、煤制氣的“戰略儲備”功能將大打折扣,最終將危及國家能源安全。

  “作為首個國家級煤制氣示范,項目投產近10年仍未盈利。為了活下去,不得不聯產甲醇、乙二醇等其他產品”

  業內普遍認為,適度發展煤制油、煤制氣產業,既能推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又能增強國家能源安全戰略技術儲備和產能儲備。在此背景下,國家能源局于2017年印發《煤炭深加工產業示范“十三五”規劃》(下稱《規劃》),明確了“十三五”期間新建、儲備項目名單。《2020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進一步要求,“有序推進國家規劃內的內蒙古、新疆、陜西、貴州等地區煤制油氣示范項目建設”。

  但據記者了解,行業實際進展與規劃有很大差距:目前全國已建成煤制油項目9套、產能921萬噸/年,煤制氣項目4套、產能51.05億立方米/年,均遠低于《規劃》制定的“十三五”末總產能分別達到1288萬噸/年、251億立方米/年以上的目標。

  “特別是煤制氣項目,規劃的5個新建項目都沒有按計劃建設。其中,蘇新能源和豐、北控鄂爾多斯項目雖已獲得核準,但建設已近乎停滯;山西大同項目已完成環評批復,但尚未上報核準申請;安徽淮南項目仍在推進前期工作;新疆伊犁項目的部分產能已被企業調出規劃。”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

  除了新建項目,在役項目的現狀同樣堪憂。石化聯合會煤化工專委會統計數據顯示,截至9月底,煤制油、煤制氣產業的主營業務分別虧損39億元、12.1億元。多位業內人士進一步向記者證實,由于產品市場競爭力差,很多項目不得不將部分油氣產能轉產聯產。

  “大唐克旗項目作為首個國家級煤制氣示范,項目投產近10年仍未盈利。為了活下去,不得不聯產甲醇、乙二醇等其他產品。”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另一煤制氣企業代表——新疆慶華集團副總經理楊立先稱,慶華項目核準產能55億立方米/年,早在2013年底,一期13.75億立方米就已建成投產。“但二期至今也沒有動工,目前正在調整方案,嘗試將煤制氣與烯烴相結合。雖說‘犧牲’了一部分天然氣產能,但起碼能緩解經營壓力。”

  張繼明表示,在低油價、供應寬松及石化產業競爭加劇等背景下,采用原有產品方案的煤制油項目面臨“投產即虧損”的境遇,在役項目也需盡快提升產品質量。“除了油品,還可向高端合成材料、含氧化合物等領域延伸。”

  “項目轉產聯產,實質上就失去了搞煤制油氣的意義。技術好不容易通了,裝置不能廢掉,否則儲備的意義何在?”

  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黨委副書記白頤表示,在研究“十四五”規劃編制期間,多位專家關注到煤制油氣企業“另尋出路”的現象,并因此提出“如何才能讓煤制油氣項目穩定作為‘戰略儲備’生存下去”的關鍵問題。

  白頤稱,從技術層面看,煤制油氣已經取得較大突破,工業化程度較好。“但要真正發揮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作用,光有技術、沒有產能是不行的。項目轉產聯產,實質上就失去了搞煤制油氣的意義。技術好不容易通了,裝置不能廢掉,否則儲備的意義何在?”

  據張傳江介紹,自2018年起,煤制氣被納入國家天然氣產供儲銷體系,由此開始承擔保供任務。“以大唐克旗項目為例,2018、2019年供氣30.1億、43.2億立方米,超額完成保供任務。無論從政策要求,還是實際情況看,都說明煤制氣是充分利用資源稟賦、實現油氣多元保障的有效路徑。其健康發展,對于降低天然氣對外依存度有重要意義。而且經過10余年探索,煤制氣產業已實現后發趕超,技術總體處于世界領先水平。如今產業低迷緩行、企業虧損嚴重,極不利于落實技術儲備和產能儲備任務。”

  另外,上述知情人士指出,部分煤制油項目,看似可進行轉產聯產,但由此產生的效益往往遠不及投入,得不償失。“低油價對煤化工各細分領域均造成不同程度的沖擊。油價若長期低位運行,隨著新一批煉化項目陸續投產,煉油市場將嚴重過剩,煤制油項目即便轉產聯產,也很可能繼續承壓。”

  “有企業實在沒辦法,希望通過煤制油聯產芳烴提高收益。但有預測顯示,到2023年芳烴很可能也會出現產能過剩,而且用寶貴的煤制油做成芳烴,顯然不是理想選擇。煤制油項目也不應一味沿著產業鏈向下延伸,這違背原有的戰略儲備屬性。”上述人士說。

  “雖在規劃層面受到鼓勵,但在資金、稅收、土地等方面,并未享受到相應支持”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綜合考慮能源基礎、能源戰略、需求保障等因素,將煤制油氣作為自主可控的后備能源生產方式之一,既有必要性,也有可行性。“十四五”期間,應繼續做好煤制油氣的技術儲備和產能儲備,以應對極端情況下的能源安全問題。

  白頤建議,應將推動建立煤制燃料能源戰略儲備體系列為“十四五”期間的任務之一。煤制油的發展重點在于,提高生產效率、強化技術儲備,優化生產系統、保證正常生產運營,以突出能源多元化戰略意義;對于煤制氣,可結合市場需求,走“儲備+局部市場化”的路線,發揮對天然氣管網的季節調峰作用,或用于解決區域內LNG需求。

  “然而,不同于其他完全面向市場的煤化工產品,煤制油氣有其特殊性,既要保持油氣產品的生產能力,也要有自我造血的生存能力。”上述人士認為,由于一度低估油氣價格下跌風險和項目建設運行難度,同時對進入油氣行業銷售網絡的難度也缺乏足夠判斷,行業內的企業在很多方面缺少話語權,難以實現產品“優質優價”。

  張繼明也稱,相比石油化工,煤制油項目單體規模小,不具備規模優勢。煤制油與煉油項目的單位產能投資比高達8.75:1,且前者多集中在中西部煤炭資源地,項目建設、產品銷售等條件都不如后者。“原料和技術路線迥然不同,決定了煤制油化工產品獨具特性。必須認清優劣勢、揚長避短,差異化發展,從根本上增強核心競爭力。比如,石油化工難以得到的部分特種油品,煤制油恰恰可以生產。”

  部分企業還提出訴求,希望獲得更多政策支持。例如,由于總體稅負接近銷售收入的40%,過重的負擔嚴重影響生產經營,煤制油企業普遍呼吁適當調整稅收政策。

  張傳江稱:“煤制氣作為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戰略儲備技術,雖在規劃層面受到鼓勵,但在資金、稅收、土地等方面,并未享受到相應支持。為夯實‘戰略儲備’定位,希望進一步統籌能源戰略需要和企業發展實際,讓項目真正可持續。”

  楊立先建議,應該“區別氣源、差異定價”:一是將煤制氣按非常規氣源對待,跟頁巖氣、煤層氣等享受同等財政補貼,緩解價格成本倒掛局面;二是區分淡旺季、適時價格浮動,幫助企業減虧解困。

中國煤炭市場網或與合作機構共同發布的全部內容及材料擁有版權等知識產權,受法律保護。未經中國煤炭市場網書面許可,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對上述產品、信息進行使用、復制傳播或與其它產品捆綁銷售。

相關閱讀:

CCTD是誰 定制服務 智能數字礦山 指數業務 品牌會議 運銷管理軟件
公司簡介 數據定制 數據融合 指數介紹 全國煤炭交易會 運銷管理信息系統
研究團隊 產業數據庫 算法研究 資源基礎 電話視頻會議 進銷存管理系統
年度指數報告 周期類刊物和分析報告 系統集成 指數業務 智能稱重管理系統
咨詢服務 項目案例 無人值守稱重管理系統
考察活動 指數編輯發布

關注CCTD

    010-6446 4669

    cctd@vip.sina.com


官方微信公眾號

官方微博

官方小程序
  •       主辦單位:北京中煤時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CCTD中國煤炭市場網      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CTD中國煤炭市場網

copyright 2009 cct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20447號電信業務審批[2002]字第 6086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005267號

官方
微信
在線
客服
北京
客服
太原
客服
秦皇島
客服
交流
群組
監督
熱線
返回頂部

中國煤炭市場網
(*^▽^*)MG孙悟空新手攻略 天津十一选五的台子 六合开奖现场直播 万人炸金花官方下载 吉祥麻将官方版 欢乐真人麻将所有版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庆冠通棋牌安卓 四川成都麻将玩法 免费红中麻将代理 无网四川麻将单机版 快乐10分投注 玩秒速赛车有什么技巧 免费真人杭州麻将 哈尔滨麻将app下载